胡 玲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huling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面对烈士家属 再也忍不住眼泪

2010-01-21 22:56:26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149562 次 | 评论 0 条

 

到达云南边防总队第一天,钟荐勤隔壁办公室的小李,让我看了去年11月钟荐勤在海地发给他的一组照片和一篇文章。

照片是他出征前和老婆徐宏的合影,我惊讶脱口而出,啊,他老婆那时候都要生了呀。接下来,是小女孩满月,满百天,满半岁的照片,从襁褓里的皱巴巴小孩儿,到会冲着镜头张着黑黑的大眼睛咧着小嘴笑了……孩子是在爸爸走后第五天出生的,远在万里的爸爸只是通过照片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,远在万里的爸爸最大的心愿,就是把女儿抱在怀里……不知道老天为什么如此残忍,让人间最大的不幸降落在这个孩子身上……

小李一边说,我们一边掉眼泪……

 

边防总队方面反复交代,希望我们不要去采访家属。但我还是去了,并不是为了“采访”任务,这么执着,只是自己想去看望下徐宏。她的女儿就比我的女儿小不到一个礼拜,同是初为人母,感同身受,那份痛惜也更加强烈。

 

要找到钟荐勤的家,完全是大海捞针,我和摄像只能像撞大运一样,先趁乱混进有武警站岗的边防总队宿舍区,再挨家挨户敲门,都说不知道,最后只要看到哪家窗上挂着孩子的小衣服,我们就上去敲门……

快绝望时,终于一家女主人指着对面一扇门说,徐宏家就在那里,不过好像她生了孩子后,就一直在自己妈妈家里住,好久都没有回来了。

真的面对徐宏,自己又能说些什么呢?我不知道,唯一想的,就是等等,再等等……

 

一个小时后,一辆中巴车突然开到楼门口,一色边防官兵,徐宏最先下车,然后是钟荐勤的老母亲,还有怀里的小女儿。我们没有立马开机拍摄,只是静静看着他们一行上楼,然后才跟上去。看到我们云南边防领导很惊讶,上前就要阻止,我说没有这个必要,我们有采访的道德和尺度,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会再去伤害这对母女,领导点点头,没有再强行让我们离开。

犹豫好半天,我上前敲门。徐宏缓缓打开了门。表明身份后,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了,眼泪又冲出来,只能告诉她,我和她一样,有一个可爱的女儿,如果将来有什么需要,可以随时联系我,而且我很抱歉很抱歉,打搅她……

之后我又把自己的名片送上去,只想等这件事过去一段时间,带着孩子一起去看她……

 

到达昆明后,我最先拿到的是和志虹丈夫郑涛的手机电话,消息确认前几次给他打过,他都在反复说,在等消息,在等消息……那天我没有再拨他的电话,只是发了一条短信,希望他保重身体,毕竟还有4岁的孩子等着他照顾,以后有需要,随时找我。

 

从徐宏家出来后,立马收到严厉批评,我很委屈,也和对方争执起来。为什么做为记者就不能去慰问呢?有没有必要把媒体都当做狗仔队看待,好像这个时候我们所做的一切,就是花尽心思去挖对方的伤痛。记者,首先是个人,也需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情感。

 

再举国敬仰轰轰烈烈的英雄,回归到家里,就只是一个丈夫,一个父亲,一个儿子,一个妻子,一个母亲......家里的顶梁柱塌了,日复一日的生活,究竟有多少泪水,只有家里的人才知道……我知道这个时候,自己什么也做不了,真的真的只希望,以后自己每次回昆明老家,都能有机会去看看她们。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是谁把陈小队长推下车?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达赖喇嘛你将何去何从?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huling2007

欢迎大家!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