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 玲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huling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生与死 玉树灾区的生命救赎

2010-04-26 12:19:06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351957 次 | 评论 0 条

不灭的禅古寺(下)

    玉树,青海唯一一个藏族康巴区,96%以上的民众,都是藏族。距离西宁12小时车程,距离成都,1200多公里,最近的格尔木,650多公里,但基本上都是土路。“这简直就是一个孤岛”——这是我到玉树的第一感觉,也是对这里的最大恐惧,如果不是玉树机场幸免于难,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

但这或许也正是生生死死轮回中的机缘,哪怕你的一切都被夺走,但总有那么一丝希望,让你可以继续走下去……而且正是因为这里的“孤单”与“隔绝”,民众的藏传佛教信仰,显得尤其纯粹……

 

 

 

(三)

2010418日,晚上10点,在格赛尔广场拍完灾民们如何过夜回驻地的路上,原来车程只要10多分钟,但结古镇大堵车,丝毫动弹不了。玉树的高海拔,已经让走路成为一种强体力运动,我们宁愿在车上睡一觉,也实在不愿走回去。迷迷糊糊中,接到禅古寺活i洛卓尼玛的电话,他说自己刚刚从国外赶回来,寺里遇难的喇嘛,明天一早要举行集体火葬,如果我们愿意,可以全程拍摄。

 

 

 

19日上午九点,我们上到了接近山顶的禅古寺第二闭关堂,海拔已经接近4000多,喘气很费劲,但洛卓尼玛活佛提醒我们一定要带上口罩,并反复交待要好好照顾好自己。

禅古寺一共有两个闭关堂,供给两个级别的僧侣,每次入关的时间,是3年半。而能够跨进第二闭关堂的,只有寺庙的高僧大德。选择这里给遇难喇嘛举行火葬,就是因为这里全寺最吉祥高贵之地。

 

 

23名喇嘛被法衣和白色哈达紧紧包裹,分成两排。寺庙的专职人员融化酥油,备好木柴,在闭关堂二楼,僧人和尼姑集体念经,而附近寺庙也有多位活佛,也专程赶来,主持亡灵超度仪式。

不断有遇难喇嘛的亲人们,上前和亲人做最后的告别,他们用头相互碰触,含泪祷告,之后绕场一周,然后站到围墙的一边,手持佛珠默默念诵。藏族女孩儿----的哥哥,是寺里的喇嘛,姐妹几个天没亮就起来赶路,从山脚一直爬到山顶,来见哥哥最后一面。我拿出本子让她写下名字,她只写了下了“才拉永尕”,然后告诉我,哥哥的,她已经没有办法写出来了……

也有老母亲,在砖石地上磕起长头。在遇难的喇嘛中,有佛学院高级讲师和建寺的大管家,两人遗体特别扮成五冠佛,表达最高崇敬。

 

 

 

十点钟,在一系列的仪式和诵经后,喇嘛用活佛递给的蜡烛,点燃了树枝。一瞬间,火光熊熊,空灵的诵经,响彻天空……送别平日好友,僧人们一边擦着泪水,一边不停向尸体泼洒融化的酥油。闭关堂里的人们,默默注视着这一切,没有撕心裂肺的哭泣与哀号,满耳只有祈福的经文。

远处的经幡,被风吹得扬了起来,烟火越窜越高,向蓝天处蔓延,让一旁的我相信,火焰带走了肉身,而他们的灵魂,已经飞向天空。

 

(四)

玉树州是青海唯一一个藏族康巴区,96%的民众都是藏民。传统的丧葬方式是天葬,水葬,火葬和塔葬,其中火葬是仅次塔葬的高级藏仪,过去只用于高僧大德。

洛卓尼玛活佛说,以往对高僧的火葬,有相当严格的规定,包括火葬的地方都要按照经文的比例,非常有讲究,但这次情况特殊,地方只有简化,但念经仪式就是完全按照藏传佛教密学的程度来做。

 

 

在这里,大部分的喇嘛和普通民众一样,死后都是天葬,不过玉树地震后,由于遇难人数太多,天葬只执行了几次,秃鹫就不再吃了。两天前近千名的遇难民众,在扎西大通天葬台举行了集体火葬,也是防止尸体长期停放,引发后续疫情。其实当时自己并不太明白,为什么火葬或成为仅此于塔葬的最高葬仪,后来才知道,青藏高海拔地区的生态环境下,木材是极其缺乏而珍贵的,而且火葬后,也可以得到高僧们的舍利子。

 

 

洛卓尼玛活佛说,对于这些死难者,一方面来说是非常难过,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达,但另外一方面,全世界那么多的高僧大德,善良真心的人,大家都在真心帮助,祝福他们,“我觉得他们应该要去了更好的地方了”……

 

火葬仪式现场,40多岁的藏民塔兹宗布是哭的最伤心的一个人,原来以为他的弟弟是遇难的喇嘛,后来才知道,他是禅古村的村民,并没有亲人在寺里。地震把他的房子压塌了,家里有三个人遇难,但寺庙被毁带给他的伤痛,似乎超过了一切,

“这是我们几千年的寺院了,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,这是我们爸爸妈妈的寺院呀!”他边说边哭……

 

 
 

火葬仪式持续了近四个小时,之后活佛在禅古寺的半山腰,选址安葬灵体。在下山前,遇难者的家属,轮流上前,让活佛摸头赐福,洛卓尼玛说:“我们举行完这个仪式,喇嘛圆寂了,但家属们的心也就放下来了,所有的障碍,也都带走了”。

在山顶上的帐篷里,洛卓尼玛说了很多,生与死,灵与肉。或许正是因为相信灵魂不死,在如此高海拔生存环境极其恶劣的地方,藏民们能够安详的呆下来,安详的对待生命中的一切。亲人离开,他们包裹好交给寺庙,让喇嘛活佛帮助死者完成升天转世,进入到下一个轮回,而悲痛也就化为最小。而现世生活的要求,藏族人也降到了最低,包括房子,财产和享乐,全家最贵重的珠宝,也都随身佩戴在身,因为他们知道,只要自己信仰单纯,一心向善,就会有更好的来世。

 

 

最初几天,由于救援物资是一批批运到,加上交通大堵塞,不少灾民喝水,吃饭成为困难。采访中,我们不断看到哄抢物资的场面,甚至还听说,有外地来的人,抢夺最宝贵的帐篷,再一两千块钱一顶,卖给受灾的老百姓。

但有一个场景,让我回来后至今难忘。在一个物资发放点,两车的压缩饼干,吸引了上千的灾民排队领取。车上还有十多箱的时候,突然不发了,已经排了几个小时队,啥都没领到,有不少人抱怨起来。这时候发物资的人大声喊话,听不懂藏语,站在一旁的女孩儿仁青看卓帮我们翻译:“他说等一等不要急,先照顾老幼病残,让他们先领到吃的,不要急不要抢,东西会慢慢来的,我们都是有宗教信仰的人……

 

 

 

政府派了不少心理医生,到玉树帮助灾民,不过我倒觉得,只要帮助他们把房子建起来,把寺庙建起来,通水通电,尽快回复正常的生活秩序,对于未来的生活,他们或许有超过我们想象的力量,那就是信念的支撑……

 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不灭的禅古寺(上)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玉树地震最小孤儿的最新情况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huling2007

欢迎大家!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